返回

002 猎狼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
    小山村地处山脚,依河而居,村边河水清澈,从山林之中蜿蜒而出,直入远方。

    孙恒站在河边,正看着水中的倒影发呆。

    两年过去,他的气色好了不少,但依旧是个面黄肌瘦的少年,浑身上下皮包骨头,只有一双大眼还算有神。

    一声灰扑扑的衣服,满头干枯的头发,一副营养严重不良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嚓……嚓……”

    不远处,孙二叔正在石头上打磨着自己的猎刀,作为吃饭看家的东西,村子里没人不爱惜。

    孙恒除了一把猎刀之外,还有根长枪,这是他那去世父母为数不多的遗物。

    没有猎弓,整个小山村,也只有两把猎弓,而且绝不会外借。

    猎刀不长,只有二尺左右,把手纹路细腻,握在手中,不容易脱手。

    长枪比孙恒还高,应有一米六七附近,枪头为单个菱形,脊高刃薄头尖,利于穿刺。

    红缨的作用也不是单单为了好看,而是迷惑对手,也可阻拦鲜血流淌到枪杆之上,导致手滑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枪杆底部还有个枪攥,带着一点尖头,在面对大型猛兽的时候,可以把枪攥抵在地上,斜对对方,应对它们的扑杀。

    枪杆是一种孙二叔口中的楠木,十分结实,而且韧性十足,弯曲成弓都不会断裂,乃是上佳的木料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孙二叔磨好刀,并未急着起身,而是双膝跪地,以头触碰磨刀石,跪在那里小声嘀咕,虔诚的做着祷告。

    这是山民的传统,孙恒有时候也会效仿。

    对他们这些以狩猎为生的山民来说,每一次进山,都怀着一股敬畏和恐惧的心理。

    祈祷可以起到一种心理安慰作用,一定程度上,也可以激发猎人的坚定信念。

    “好了!”

    孙二叔祷告完毕,拿起兽皮擦拭着刀身,从河边站起:“咱们走吧!”

    山路难行,越往里越是如此。

    但要想猎到猎物,却一定要深入大山,在那人迹罕至的地方设下陷阱,围杀猎物。

    孙二叔与孙恒是一个队伍,有时候也会和村子里的其他人联合,不过这种情况多发生在村子物质艰难,需要往深山挺近,或者发现大型猎物的时候。

    行在密林之中,孙恒手拿长枪,在前面引路,枪身与荆棘枯草来回碰撞,声音不大,却足以驱赶走虫蛇。

    “是这里吧?”

    孙二叔朝着周围环顾一圈,往某个方向站定:“看样子没有东西中套,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“下一个地方吧。”

    孙恒也是一脸遗憾的摇了摇头,这里他们下了一个吊脚套陷阱,用来吊住猎物腿部,除非是猛虎、狗熊这些大型猛兽,要不然只要中招,都会成为他们的猎物。

    检查了一下陷阱,确保没有出现故障,两人再次朝着下一个位置移动。

    没有猎到猎物这是常事,能够每次进山都能猎到猎物的,那才是真正的强人。

    “呜嗷……”

    前行途中,两人精神提起,不放过一丝细微声响,这个叫声,自然没能逃过他们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狼!”

    孙恒心头一跳,身躯已经崩紧。

    狼这生物,极其凶残,而且向来群居,是他们十分不愿招惹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是狼。”

    孙二叔在他身后却是一脸的笑意,双眼中更是透着兴奋:“不过是一头受伤的狼!”

    他狩猎经验远比孙恒丰富,一听声音,就猜到了大概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孙恒也是双眼一亮:“我们的陷阱?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!”

    孙二叔在后面重重点头,提刀发声催促:“快点,我们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两人加快脚步,来到前方预设的陷阱附近,在那网兜陷阱之中,果然有着一头受伤的野狼!

    这是一头灰色的野狼,体毛蓬松,獠牙突起,眼眶泛着幽幽绿光,正自在一个网兜之中哀鸣,声音微弱,早已不复曾经的威风。

    仔细看去,它的后退已经扭曲,腿腕处更是有惨白的骨茬冒出一截,腿上的血液,也已干枯。

    “好家伙,是头大狼啊!”

    孙二叔提着猎刀靠到近前,一脸笑意:“差不多有六十多斤,这家伙吃的好肥!”

    “我来。”

    孙恒提着枪走来,精神也是一松:“不能弄坏他的皮,要不然价钱可就差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孙二叔点头,后退两步让开位置,看着孙恒提枪走向受伤的野狼。

    “呜嗷……呜……”

    野狼应该也是知道自己即将面临的命运,开始在悬于半空的猎网中拼命挣扎,奋声嚎叫。

    “没用的!”

    孙恒摇头,挺起长枪,微微眯眼,开始锁定野狼的眼眶。

    他有把握,能够不伤毛发,直接一枪从野狼眼眶突入,贯入脑颅。

    这是他两年来的训练结果,有着可以体察肉身的金手指,自然不能浪费。

    “唰……”

    长枪一闪,身前的野狼陡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,不过声到一半,就戛然而止,身躯一抽,当即软倒在猎网之中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还未等放松,后方的孙二叔突然大声疾呼。

    孙恒浑身汗毛一竖,只觉一股恶风从侧后方袭来,急忙手松往前猛地一扑,背后‘刺啦’一声,凉风嗖嗖的就往里灌了进来。

    衣服破了,不知道受没受伤!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来不及检查后背的情况,孙恒在地上一个翻滚,已经提刀在手,盯着袭击自己的那物。

    竟然又是一头狼!

    体格要比自己杀掉的小上一圈,不过眼神凶狠,盯着自己‘呜呜’直叫。

    “小心点,朝它肚子上招呼!”

    孙二叔提着猎刀,从一侧靠近野狼,舔着干巴巴的嘴唇,眼中没有害怕,倒是凶性外露,仿佛恢复了人身原始的兽性一般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孙恒深呼一口气,倒也没有太过害怕,眯着眼,提刀不停挪步。

    “呜嗷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狼嚎,这头野狼已经扒着草皮,直往孙恒扑来,大口张开,咬向他的咽喉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孙恒身躯一闪,顺势一道划过野狼腹部,猎刀虽利,狼皮也不薄,才十岁而且营养不良的他,根本无法一击破膛。

    点点血迹出现在猎刀刀刃,而那野狼吃痛,落地后折身就再次朝着孙恒扑来。

    一扑一咬,临到近前更是狼爪探出,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彭!”

    一人一狼终于撞在了一起,孙恒挺刀挡住狼爪,侧首避开狼口,狠狠屈膝,撞向狼腹。

    冲击力巨大,孙恒直接跌倒在地,往后翻滚几圈才算止住身子,而那野狼也是吃痛,顿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一柄猎刀,恰到好处的捅入野狼腹部,孙二叔大叫着拼命一划,在手臂被狼爪狠挠了一记的情况下,直接划开了野狼的腹腔。

    “呼哧……呼哧……”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两人拼命喘气,半响才对视一眼,同时裂开大嘴,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动手不过短短片刻功夫,却仿佛消耗了他们所有的力量一般,万幸,胜利属于他们。

    下午,火烧云开始在天边升起。

    外出的猎人,开始接连返家,一人背着一头狼的孙二叔跟孙恒,自然大受瞩目。

    “好狼!”

    “好皮毛!”

    “二蛋不错啊!年纪轻轻,竟然能跟狼斗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围着死狼,不停的抚摸,并朝着二人称赞,人群中,一位身高马大的大汉,尤其显眼。

    他的身上,穿着布衣!

    在一群麻衣山民之中,分外醒目。

    “二蛋。”

    大汉从野狼尸体上收起目光,朝着孙恒看来:“镇上的梅山药铺正在招收学徒,你如果想去的话,可以去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梅山药铺?”

    孙恒双眼一亮,重重点头:“好的!谢了,张大伯。”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