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014 加急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
    经过一段时间的扩建,栾启山山脚下的房舍已经比他们刚来的时候大了几倍有余。

    虽简陋,却也可避风雨、遮严寒。

    其间,有专门的妇人在处理铁线藤,她们先用工具被藤条碾碎成一根根纤维,随后浸泡在药液之中,取出锻打。

    根据锻打的程度不同,狼毒鞭又被分为百锻、三百锻和最优质的千锻。

    这种鞭,内涵药毒,抽打在身上,不止力道凶狠,而且创口极难愈合,十分歹毒,因而才被命名为狼毒鞭。

    广场上,搭了一个高台,上放两张太师椅,外务师傅雷天来、申独各自端坐,闭目不语。

    大师兄黄磷背负双手站在高台正中,看着人群汇聚,一脸的严肃。

    待到人员来齐,黄磷才轻咳一声,制止下面的议论声,迈步上前。

    “诸位师弟,根据郡城传来的消息,我们所要制作的狼毒鞭需要三百锻,才符合要求。”

    他扫视台下众人,继续开口:“所以,目前铁线藤的数量,还远远不够!”

    “啊!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天气一天天见冷,眼瞅着就要大雪封山了,难道还要进山采集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要我们的命吗?”

    小声的议论声从下面响起,难免有着些许的埋怨。

    “禁声!”

    黄磷提气发声,声音一冷,台下的嘈杂声就渐渐停息。由此可见,众人对这位黄师兄的畏惧之心。

    “放心,两位师傅自有对策!”

    黄磷满意的翘了翘嘴角,大声开口:“我们正在召集附近的山民,让他们帮助我们采集铁线藤。”

    “此外,自今日起,完不成任务的,处罚不变。但只要完成任务,每一捆奖励赏金五个大钱!多劳多得!”

    “从今年第一场雪后,每一捆铁线藤,提价到十个大钱!到时候,处罚免除,杂工可以选择进山还是留下,学徒则必须全都给我进山,采集铁线藤!”

    “十个大钱!一天一捆的话,一个月也有三百大钱了!”

    台下有人小声嘀咕,甚至无法压抑心中的兴奋:“三百大钱,药铺长工一个月也没那么啊!”

    “钱是不少,但大雪封山,一天怕是不可能采集到一捆铁线藤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未必,再说就算不行,两天一捆,也值了!”

    在孙恒看来,这里的一个大钱,与前世的一块钱相仿,但这里财富分化、高层对底层的剥削极其严重。

    有钱人家财万贯,普通人一个月的工钱却不过几十文、上百文,三百大钱,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一笔不小的数目。

    嘈杂声,再次从下面响起,只不过这一次,则是有激动、有忐忑,不一而足。

    “好了,事情就是这样,都回去,杂工想入山的,明天来报备!哼,便宜你们了!”

    黄磷冷眼扫视下面的众人,冷声开口,挥手驱散了人群。

    恭送两位师傅负手离开之后,他才踱步来到自己的房屋。

    黄磷与师弟张啸住在同一间房间内,不过张啸不爱说话,整日闷着脸,两人的关系也不是那么好。

    入了房间,屋内已有两人等候,其中一人尖嘴猴腮,衣衫不整,弓背斜肩,看上去就如街上那无所事事的流氓混混一般。

    另一人身材高大却神情木讷,跟在对方身后不发一言。

    “磷哥儿!”

    尖嘴猴腮那人名叫黄世友,乃是黄磷本家,曾经也在药铺当过外务学徒,不过他是混日子的,八年期限之后,没能入了师傅的眼,就被赶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联系了几十个山民,他们都是常年采药的好手,一定能完成任务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黄磷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,端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,坐在椅凳上摇摇晃晃:“你吞了多少?”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,也没多少。”

    黄世友干笑一声:“每一捆,我抽四个大钱!当然,其中一半是磷哥儿的”

    “嗤……”

    黄磷冷冷一笑,白了对方一眼:“你以为我很差那几个钱吗?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他脸色就是一正:“我不管你从中收多少钱,但这次任务,一定要给我实打实的完成!要不然,我绝对饶不了你!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他的脸色已经变的极其狠厉,口中的威胁,更是丝毫没有作假。

    黄世友两人身躯一颤,急忙点头:“一定,一定!我们绝不会耽搁药铺的生意。”

    “你明白就好。”

    黄磷点了点头,抿了一口茶水,态度略显缓和。

    “磷哥儿。”

    黄世友眼睛眨了眨,突然小声的开口:“不知道这狼毒鞭,一根卖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黄磷眉头一扬:“这是你应该关心的事吗?”

    “不,不。”

    黄世友急忙摇头:“我只是一时好奇,好奇!咱们药铺,可是很久没下过那么大力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黄磷冷冷一笑,沉思片刻,这才继续开口:“告诉你也无妨,据我所知,一根三百锻的狼毒鞭,售价是五两银子,这还是批发价!”

    “五两?”

    黄世友两人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一两银子可就是一千大钱!五两银子,在这里一条人命都不值这个价!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五两。”

    黄磷眼中也是满是艳羡,他一个月的月钱,才不过一两多银子,当然,作为外务的大师兄,他还能有些其他的外快。

    “不要惦记狼毒鞭的事,浸泡铁线藤的药水是郡里面提供的秘方,就算给你铁线藤,你们也制不成狼毒鞭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那是!”

    黄世友一脸惋惜的点头:“那磷哥儿,我们先告辞了,人,这两天就会到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黄磷一脸随意的摆了摆手:“去吧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学徒屋舍后院。

    惨叫声连连,这是一位师兄没能完成任务,正在受罚。

    只听那凄惨的声音,就让人心中发寒。

    据孙恒所知,除了陈铁鹰之外,这段时间,还有两个学徒因为身体严重受损,被拉回了青阳镇。

    师傅们下达的命令,多有不合理的地方,但他们没有想修正的意思。

    怕是在他们看来,学徒死了就死了,反正每隔一段时间还会来新的,不值得对此多费力气。

    幸好,用不了多久,等下了雪,处罚不再,学徒们的日子就会变的好过一些。

    “孙大哥。”

    二丫蹲在孙恒身边,小声的开口:“等下了雪,你还会进山吗?”

    “会。”

    孙恒点了点头:“一捆十个大钱,这种机会可不多得。”

    而且,留在山下,对他来说,多有不自在!

    “那你吃的,如果不够怎么办?”

    二丫看着孙恒的眼神有些担忧,她可知道,这位孙大哥的食量远超常人,就算加上自己的那枚行军丸,有时候依旧会表现出饥饿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孙恒朝她宽慰一笑,同来的几个人里,怕也就这位二丫还保持着些许原有的天真:“山里面有吃的,而且山民身上会有腊肉,我可以提前买一些,说不定,比现在的情况还好。”

    二丫张口,却被孙恒伸手制止。

    “嘘……”

    他朝着场中一指:“别出声,师兄开始演练棍法了。”

    每天傍晚,有些学徒就会在这里练习棍法,他们没有避人,毕竟这里没有外人,以后也都会学。

    再说,他们就是随意的演练一下,活动筋骨,别的人就算看到,又能学到多少?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