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017 杀人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
    从那里走出来的两人,一人手提猎弓,一人倒提长刀,看着孙恒的眼神,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!

    拿着长刀的那人尖嘴猴腮,弓背抖肩,迈起步子身躯摇摇晃晃,看上去一阵风就能吹走一般。

    不过孙恒却不敢小觑此人。

    这人名叫黄世友,乃是黄磷师兄的本家,一手灵猴十三击练得极其不错,他这般走动,也是学了猴样,并非身体虚弱之故。

    另一人名叫猛子,使得一手好猎弓,这两人在山民队伍中名气很大,孙恒自然不会不认识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两人与自己远日无怨近日无仇,竟然突下杀手……

    “两位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孙恒手握棍棒,脚下轻点,时刻保持着谨慎:“在下自问从未的罪过你们!”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黄世友冷笑一声,张口往脚下吐了一口浓痰:“小子,怪就怪你运气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世友哥,这小子身上应该也有不少钱,听说他还每天打酒喝,花销可是不少。”

    后面的猛子依靠着大树,神情放松,丝毫没有把孙恒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也是,在他们看来,孙恒不过是一个刚满十一岁的娃娃,浑身没有二两肉,怎会是他们两人的对手?

    “两位搞错了吧!”

    孙恒眯着眼,缓声开口:“我每天挣那几个钱,也就刚刚够花销而已。再说,为了区区百十个大钱,就取人性命,这做法也太过了吧?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说,是你小子倒霉!”

    黄世友冷笑一声,身躯陡然一窜,手中长刀带着呼呼劲风,直奔孙恒脖颈而来。

    他脚下是灵猴十三击的步法,手上却是一门极其威猛的刀法。

    对于他这等武学还没入门的人来说,一把锋利的长刀,远比木棍的杀伤力强得多!

    “当……”

    孙恒面色不变,看准来势举棍格挡,棍身轻轻颤抖,同时借力后退,避过对方的一记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他脸色阴沉,脑海中念头急转:“最近这段时间山里的猛兽伤人之事,原来是两位搞的鬼!”

    他非笨人,这两人一来就下杀手,再联想到最近接连发生的事故,自然能轻易的连成一条线。

    “呦呵,蛮聪明的吗!”

    黄世友一击不中,也是微微惊讶,这小子身法到是挺灵活,不过同样的,他心中的杀意越发浓重:“既然你猜到了,那就更加留不得了!”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“去死!”

    黄世友从本家黄磷那里讨了一门名叫乱披风的刀法,招式简单,杀伤力却是十足。

    别说是对付一个十岁出头的半大小子,就算是成年壮汉,他也能以一敌二!

    此时刀风呼啸,寒光闪烁之中,映衬的则是黄世友那残忍而无情的表情。

    远处的猛子抱臂轻笑,一脸放松,静等着孙恒倒在黄世友的刀下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迎着那扑来的人影,闪烁的刀光,孙恒却没有如他们所想的那般惊慌失措,反而冰冷一笑,陡然提棍迎了上来!

    这是真当自己是软柿子了!

    灵猿翻飞!

    刹那间,场中棍影呼啸,人影翻飞,那被两人视若羔羊的孙恒陡然张开獠牙,出现在黄世友眼前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!”

    黄世友双眼一缩,竟是被那棍影激的身躯一紧,乱披风加速舞出。

    “当当当……”

    药铺下发的棍棒极其坚韧,寻常刀剑根本无法轻易斩断,在孙恒手中,更是发力迅疾,不与那刀刃正面相撞,一连串的撞击声中,棍棒竟是毫发无伤。

    而那黄世友,却是脚下踉跄,在第一时间被逼的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两人正面相抗,他竟然不是面前这半大小子的对手!

    “怎么会?”

    远处的猛子双眼一睁,陡然握住自己的猎弓,搭箭准备协助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孙恒面色不变,只有一双眸子透着冰寒。

    手中棍棒一抖,场中积雪、草皮,乱七八糟的东西当即四下翻飞,把两个人影笼罩在内。

    风扫落叶!

    这本是一个群攻的招式,在孙恒眼中,却有了迷惑他人的功能。

    同时,趁着猎弓无法瞄准自己,孙恒牙关一咬,实力全部爆发,仙人指路当胸一棍,如出洞蛟龙一般,笔直的点向黄世友胸膛。

    “当……”

    长刀横隔身前,黄世友手腕一颤,脸色一白,竟是被孙恒当胸一棍,点着长刀轰在胸口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黄世友身躯一弓,一口鲜血已经狂喷而出,遍洒身前。

    而那棍棒,则如软鞭般猛然一抖,带着一声脆响,径自抽在他的脖颈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脖颈一痛,黄世友双眼一翻,直接晕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艹!”

    那边的猛子心头一颤,拉起猎弓,朝着混乱之处猛射一箭,随后看也没看情况,扭身就逃。

    他不通武艺,只是身体还算强壮,还不是黄世友的对手,更别提与几棍就把黄世友撂倒的孙恒相比。

    为今之计,唯有先逃了再说!

    只可惜,他反应虽快,却难当已起杀心的孙恒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脑后劲风呼啸,猛子猛然回头,瞳孔瞬间大睁,大口张开,还未来得及发出惊叫,就被一柄手斧狠狠的劈在头颅正中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奇怪的声响传来,那远处的猛子身躯一僵,竟是被刚刚打磨锋利手斧直接剁入头颅内里,入骨数寸!崩出些许的脑液、鲜血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猛子的尸体僵硬的倒了下去,压倒一片杂草、积雪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呼……”

    后方的孙恒双手驻膝,头颅低垂着大口喘气,发丝上汗滴滑落,身躯更是一阵阵的发虚。

    杀人了!

    他真的杀人了!

    就算他早有预感,在这个冰冷无情的世界生存,杀人是早晚的事,但临到事情来临,孙恒依旧满心的惶恐。

    他没有后悔。

    对方是来杀他的,被他反杀,怨不得自己!

    但真切的第一次杀人,还是让习惯了平和日子的孙恒感到不适,甚至反胃。

    良久,喘息声才渐渐平复。

    孙恒眸子中的慌乱终究散去,恢复了原有的冷静,甚至还带着股狠辣!

    他直起身,取了一些藤条,把地上昏迷不醒的黄世友捆住手脚,用麻绳勒住口。

    确保无误之后,孙恒才在地上抓了几把积雪,往黄世友的脸上涂抹过去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唔……”

    被冷意一急,黄世友当即醒转过来,他口中可以发音,却被麻绳勒住,无法大喊大叫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,看向孙恒的眼神,已是带着惊讶、恐惧,和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自己会栽在面前这个半大小子手里!

    “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?”

    孙恒提起一旁的长刀,在刚才的打磨斧刃的石头上来回擦动,声音冰冷:“学徒的地盘,跟你们山民的地方可不一样。你们要杀人掠货,肯定是提前选定了人,选择没人注意的我并不奇怪。但我进山,向来独自一人,我选择的路径,也没有几个人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孙恒低垂眼眸,面无表情看向黄世友:“是谁在帮你们?”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