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十二章 剑道气运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    第十二章 剑道气运 (第1/3页)

    蜀道难,难于上青天。

    大隋当年攻略了蜀国之后,便于边境之处拥有了这一天然险地,以之成为拒北边境的最强地利。

    大唐若向南下伐隋,势必要过蜀地。

    而蜀地多歧路,多群山,便是猿猴、黄鹤这等林间灵物,亦是对那些绝地险壑望而生畏。

    蜀地群山之间,多以羊肠小道相连,相传,便是飞鸟进入茫茫山间,亦有可能会迷路。

    此地又有当年春秋灭国名将陆起,今代阎浮大地上的两大兵神之一的镇北军驻守,堪称是天底下最难破的防线。

    在蜀山的某两座山峰之上。

    这里大小两座山头上,坐落着几院道观。

    大的是青莲峰,小的是白莲峰。

    两座山峰相隔不过几十里,有瀑布垂落,黄鹤绕飞,有时候山间云雾蒸腾时,也有几分仙境韵味。

    但若给一些普通人说这里就是当年名震江湖修道界的曾“天下剑宗”,恐怕没多少人愿意相信。

    相较于佛门的三座宏大寺庙,尤以金刚、菩提二寺为例。

    据闻在南隋有一共四百八十寺分院,皆是这两寺的别支,而这两大佛门主寺,更是有“佛钟一响,净土千里”的典故。

    说的就是其中的金刚寺,寺庙净土,各种功德林,宝殿,足足占地一千里。

    放在普通人的眼中,这才算得上“三教正宗”,根蕴深厚,大气磅礴。

    就算不如佛门这般金碧辉煌,道门几大福地间,也有香火善客络绎不绝,圈地名山大川,是真正的人间仙境。

    而在整个江湖修道界分量不轻的“剑仙”门人,怎么也不至于寒酸的只落得两个山头基业吧,但事实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其实严格来说,这里已经不能叫做“天下剑宗”了。

    昔日天下剑宗,因道、剑之争分家之后,这里就只剩下信奉“剑通天道”的一脉,为了区别于原“天下剑宗”,此地分得了一个“天”字,号称天宗。

    而另一脉,则是号称剑宗!

    这五百年来,剑宗在江湖修道界威名赫赫,时不时的就走出几位年轻剑修,名震江湖。

    反之,天宗却日渐落寞。

    这一日。

    天宗青莲峰上。

    站立着一老人和一个中年。

    这位白袍老人募的面色一动,手中剑诀掐动,周围顿时有隐隐剑气,牵动了道理星象。

    老人闭目喃喃道:“剑气南移,看来是他们不负厚望,终于将人带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掌教师兄,那就由我去接吧。”一个布衣汉子语气微喜道。

    然而,他话语方落。

    老人声音就有些飘渺了。

    “不,这三成剑道一脉气运,必须我亲自去接才保险。”

    语落。

    有剑气铮鸣。

    老人已经消失在了青莲峰。

    中年汉子仰头望天:“十几年前,您说将未来剑道一脉的七成气运带回了青莲峰,但那孩子他……唉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今,您又说。咱们带回了另外三成,按您老人家以剑卜道的观象,这等于是未来天下的十成剑道气运,尽归了我天宗了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中年汉子语气里透露着不能平静:“五百年了,我天宗终能有望出现一位陆地剑仙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南隋。

    极西。

    海浪波涛,汪洋起伏。

    一座古老的城池,临海而立。

    白帝城。

    城中某处院落。

    一个唇边续起黑须,约有三十岁的白衣中年人,正削着一把木剑。

    忽地,他干净整洁的手指停住。

    心有所感。

    人,看向了隋唐交界之处。

    “好剑!”

    男子眸光闪烁,站起了身,轻声自语:

    “白眉真人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