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二章这是动心了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    第二章这是动心了 (第1/3页)

    齐麟回忆往昔这转瞬间,一只皱巴巴的手伸过来,直接把剥好的虾,吞了。

    玄龟吞得理所当然,惊叹连连:“红烧大虾竟然能做这么好吃!”

    麒麟神情微凛,清冷道:“外面的案子,大人不用审理了吗?”

    不审理,就不是邢部老大。

    不是邢部老大,就不能留下小崽崽。

    玄龟睁着绿豆眼,幽幽地瞪了麒麟一眼,冲外头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外头抽抽搭搭的夫人与年轻公子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玄龟揣着手,慈祥地像门口摆摊的老大爷:“贤侄啊,镇远伯府怎么说也是有爵位在身的,在前头哭哭闹闹地不像话,咱们在后堂说,外头只当闲聊,也保了你母亲颜面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思虑周到,白啸汗颜。表弟多日遍寻不到,我们少不得失了分寸,多谢大人安排。”镇远伯世子白啸恭恭敬敬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好说好说。”玄龟听腻了镇远伯夫人的哭声,大半天也没说出什么来,因而指了白啸:“贤侄啊,到底怎么回事,你来说吧。”

    白啸点头:“我表弟是许大都督府独子,八日前出门,说同友人有约,要出京三日,之后便不见了踪迹,府里上下遍寻多日不曾见人,实在没办法了,只能来求助邢部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找人,我当多大的事。”玄龟惦记着吃热乎的大虾:“子鼠和戌狗,你两去吧。”

    白啸见玄龟满不在乎的样子,急道:“大人不知,我这表弟寻常惯是个乖巧懂事的,从来不让姨母担心,这次五日都没有消息,必定是出事了,还请大人多派些人……”

    玄龟:“贤侄安心,人贵精,不在多。这么着,若它俩不能在一天之内把人找出来,我让它俩填池子。”

    要被填池子的子鼠和戌狗瑟瑟发抖,不等白啸再张嘴,就急吼吼的拽着人往外跑:“有您这表弟的衣裳或物拾吗,给我们闻闻味……”

    卯兔和未羊自觉地搀扶着镇远伯夫人,往偏厢安慰去了。

    玄龟转过脸来,也不剥虾皮,一口吞一个,吃得津津有味:“小姜啊,你家厨子从哪请的啊?他有没有兴趣多兼一份工啊?”

    姜小遥听出了玄龟的言外之意,笑眯眯的:“不必另外付工钱,这是我做的,大人爱吃,我随时能做。”

    本来想说,让厨子每天送三顿饭来顶姜小遥当差的玄龟:……

    姜小遥还心系齐麟,慢吞吞悄咪咪地端起另一碟子炸虾球……

    玄龟伸手截过,压低声音道:“那个人,冷冰冰的,你不用理他,更不用拿好吃的去讨好他,讨好也没用,那人没良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呀,齐公子人很好的,大人,您收了他吧。”姜小遥超想和齐公子朝夕相处的。

    玄龟差点没被虾球噎住,硬生生咽下去问:“我收他?你知道他是谁?”

    齐麟不把他收了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