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十章 暴躁还得忍着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    第十章 暴躁还得忍着 (第1/3页)

    齐麟慢吞吞地跟在姜小遥身后,很是无精打采。

    但姜小遥只专注地跟着那丫鬟,连回头都不曾。

    齐麟犹豫了下,声音清雅地喊了姜小遥一声:“小貅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姜小遥停住脚,扭过脸瞧他。

    雪白灯笼下面,映着淡淡橘光,白净粉~嫩的脸颊上带着种肃穆之感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齐麟顿了下道:“中午用膳少,这会儿有些饿了。”

    齐麟说完,摸了下肚子,小孩子似的偷瞄了姜小遥一眼。

    姜小遥眉间蹙了下。

    齐麟立刻清朗一笑,带着点点隐藏起来的讨好:“没什么,我们先去见许夫人。”

    姜小遥点点头:“我们叫了许夫人一起用膳。”

    一行三人继续往前行去。

    齐麟乌沉沉的眸子不带一点神采,像是没有了灯油的烛芯。

    果然在小貅心里,他是比不得许公子的。

    连许公子的母亲许夫人都比不得。

    小貅连一句安慰他的话都没有。

    不高兴。

    生气。

    生自己的气。

    怎么那么没出息!

    连个凡人都比不过。

    齐麟正生闷气,突然听见一声惊叫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齐麟下意识地往前一冲,挡在姜小遥面前。

    发出惊叫声的并不是姜小遥,而是在头前领路的丫鬟。

    齐麟顺着丫鬟的目光望去,只见那边窗下,有个影子,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“你们为什么会来这里!”不同于之前呆滞的木偶状,许夫人瞬间暴怒,眼底迸发出杀伐果决的凌厉之色。

    齐麟和姜小遥还没来得及说话,头前领路那个丫鬟,指着方才影子消失的方向,哆哆嗦嗦道:“是……是公……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许大都督府只有一个公子。

    许念。

    自己将自己冻死了。

    “滚!都给我滚!”许夫人~大骂道。

    “许公子已逝……”齐麟眉目微沉,区区凡人竟敢辱骂小貅。

    “是我们打扰夫人了。”姜小遥一下子拉住齐麟,阻住了他后面要说的话,拽着他就往回走。

    齐麟在许夫人~大骂的那一刻,瞬间就包裹了一层寒意,目光凛凛。

    姜小遥不用听,都知道齐麟接下来不会说什么好听的话。

    齐麟惯是个直性子,在刑部遇着大人,都不能好好说话的。

    姜小遥大力拽着齐麟,直到离着那院子很远了,才拍拍胸口,小口小口匀着气。

    “你别生气。”姜小遥好容易才喘匀乎了,见齐麟呆愣愣地站在那里,忙着劝他。

    “许夫人她不是故意的。”姜小遥软声道。

    齐麟不吭声,掌心里还留有姜小遥的温软。

    刚刚。

    就在刚刚。

    姜小遥是拉着他的手走出来的。

    小貅她拉着自己,走了好远的路!

    姜小遥见齐麟紧紧握着拳,眼睛也不抬,就那么垂着头,盯着拳头,以为他气坏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那个人影必然不是许公子,你性情直率,告诉许夫人,许公子已经死了,是出自好心。”姜小遥软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