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九章 暴走的婶婶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    第九章 暴走的婶婶 (第1/3页)

    “我,我....”

    小妮子一张脸瞬间涨红,在家人看来后,更加窘迫,漂亮的杏眼蒙上一层水雾,在烛光里晶晶闪亮。

    虽然我比较喜欢姐姐,但这种打一拳能哭很久的小妹子欺负起来很蛮爽的嘛....许七安心想。

    许玲月鼓了鼓腮帮,破罐子破摔似的抬起头,与许七安对视:“我就是想知道,大哥是怎么从卷宗里勘破案子的。”

    假装自己不存在的许新年无法再伪装下去,默默抬起头。

    他自诩聪明,也看过卷宗,反复研究却毫无头绪。而那天许七安问他要了卷宗后,立刻破案了。

    婶婶没有表态,但夹菜的筷子停了下来,不再咀嚼食物。

    “世上没有完美的犯罪,除了巧合,任何人为的案件,都能找出蛛丝马迹。”许七安道。

    许新年不由的挺直了腰杆,认真倾听。

    “首先,我通过押运税银的路程;银子的重量察觉出了税银的问题....”

    许七安把自己的推理过程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许新年越听,眼睛越亮,就像在私塾上得到先生的解惑。

    他放在桌底的手紧紧握成拳头。

    等许七安说完,许二郎一脸不过如此的平静表情:“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许家二郎向来口不对心,家里人早就习惯了。

    十六岁的漂亮妹妹低下头,藏好了眼里那一抹崇拜。

    许平志振奋的一拍桌子,用俚语骂了句脏话:“原来是这样,我竟然没发现。”

    许新年看了老子一眼,心说,你能发现才是奇怪。

    许七安看了二叔一眼,想起一句话:奈何老子没文化,一句卧槽行天下。

    二叔是个武夫,文化水平只限于书写自己的名字,且写的歪歪扭扭,鸡爪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个粗坯,连称量都不会?”婶婶diss自己丈夫。

    许七安问道:“他们清点银子的时候,是不是戴了手护。”

    许二叔回忆了片刻。诧异道:“似乎是有,你怎么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还真是金属钠?许七安幽幽的看着他:“供词里怎么没说?”

    “无关紧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