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十章 县衙命案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    第十章 县衙命案 (第1/3页)

    夜空如洗,繁星点缀。

    大奉京城最高建筑,观星楼,司天监的办公地点。

    黄裙少女步履轻盈的攀登而上,经过第七层时,听见丹室传来一阵嘈杂的喧哗。

    一群穿白衣的炼金术师,争吵的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又失败了?明明是这么简单的步骤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了,肯定是盐的剂量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觉得是水。”

    “是火吧?刚才我看到万师兄把盐给燃沸了。”

    “太难了,盐变银子的炼金法术太难了,我不会啊。”

    名叫采薇的黄裙少女嘴角抽了抽,嘀咕道:“这群人竟然还在炼假银子。”

    两天前,她把盐变银子的事迹带回司天监,师兄们开始不信。

    盐能变成银子?

    三岁稚童都不信。

    但很快,税银案告破,陛下觉得假银子威力极大,颇为神异,责令钦天监炼制假银。

    于是,钦天监的炼金术师们开始了爆肝的工作,没日没夜的投入到996的福报中。

    从两天前,一直肝到现在,屡败屡战,屡战屡败。

    “采薇,是采薇师妹。”有人兴奋的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瞬间,一张张憔悴的脸转过来,一双双眼睛骤放精光。

    “采薇师妹,这假银子到底是如何炼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采薇师妹,快过来帮我看看,是不是步骤出了问题?你是唯一一个成功炼制出假银的人。”

    把黄裙少女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褚采薇只好进入丹室,观看师兄们炼制假银的过程。

    “又失败了!”一位现场操作的白衣炼金术师哀叹。

    “采薇师妹,是哪里出问题了?”众白衣摆出虚心求教的姿态。

    没有问题啊,我当初也是这么炼制的....褚采薇沉吟道:“此乃上古流传的炼金术,深奥晦涩,不是说学会就学会的,需深入浅出的授业,方能根深蒂固。我传授诸位师兄一句口诀,切记切记。”

    师兄们摆出倾听姿态。

    “氢氦锂铍硼碳氮氧氟氖钠镁铝硅磷!”褚采薇气运丹田,一字一句,吐出了这个了不起的口诀。

    “此诀和解呀?”师兄们不明觉厉,每个字都听懂了,组合在一起就懵了。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....褚采薇故作高深的微笑不语。

    “奇才,奇才,写出此口诀的人,真乃炼金术的奇才。”一位白衣师兄感慨道。

    奇才在哪里啊,师兄你别胡思乱想!褚采薇笑容不变。

    “采薇师妹,这口诀是何人告诉你的。师妹是不是遇到了炼金术的高人,得其指点?”

    褚采薇心说,问得好!把锅轻飘飘的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那人叫许七安,御刀营七品绿袍许平志的侄子,你们找他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是个武夫,白衣们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“笑话,我堂堂司天监,人才济济,炼制假银还要找外人?”

    “而且还是个武夫。”

    “传出去岂不成了笑话。”

    根据修行体系不同,形成了几条非常有意思的鄙视链。

    道门看不起佛门,佛门反鄙之。

    术士看不起巫师,巫师看不起蛊师,蛊师又看不起术士。

    然后,道佛术士巫师和蛊师,一起看不起武夫。

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