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十九章 送行诗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    第十九章 送行诗 (第1/3页)

    京都郊外,绵羊亭!

    几架奢华的马车停在亭边,郊外寒风凛冽,绵绵起伏的山峦呈浅褐色。

    太阳温吞的挂着,在初冬的日子里让人感受到了一丝不逊色乃子的温暖。

    云鹿书院的紫阳居士,要出仕了。

    对于在官场日渐式微的云鹿书院而言,是极大的喜事。

    书院先生们击节而歌,学子欢欣鼓舞,都觉得扬眉吐气,出头的日子快来临了。

    亭子里,三位老者对坐饮茶,其中一人身穿紫袍,两鬓霜白,他就是这次送行的主角。

    杨恭,字子谦,号紫阳居士,元景14年的状元。次年致仕,回到云鹿书院治学,二十二年间,桃李满天下,成了天下闻名的大儒。

    他本该有更好的前程,入阁拜相不在话下,却在最鼎盛的时候黯然离开官场。对于此事,士林间众说纷坛,有人说他得罪了陛下,才不得不致仕。

    有人说他是得罪了当朝首辅,手段不如人,才灰溜溜的卷铺盖滚人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样,二十二年后,他终于又出山了。前往青州出任布政使。

    真正的封疆大吏。

    另外两位的身份同样不低,不说在云鹿书院里的地位,单是在外的名声,就不输紫阳居士。

    穿灰袍,蓄山羊须的叫李慕白,大国手,曾经号称棋道天下第一,五年前与魏渊魏公手谈三局,皆败,怒摔棋盘,从此再不下棋。

    穿蓝袍的叫张慎,兵法大家,早年所著的《兵法六疏》至今还是大奉武官、将领的必读刊物。

    是大奉唯一一位可以与魏渊相提并论的兵法大家。

    亭外站着一群送行的学子,都是云鹿书院颇具潜力的学生。

    许新年就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紫阳先生终于出山了,若是能得他赏识,将来我们在官场必定官运亨通。”一位相熟的同窗低声道:“辞旧,你准备好诗了吗。”

    我哥给我准备了.....而且是半首七律....许新年望着亭内,淡淡道:“潦草准备半首,永叔,你过于功利了。”

    七律诗有着严密的格律,要求诗句字数整齐划一,由八句组成,每句七个字,每两句为一联,共四联。

    许七安给他的七律只有两联。许新年饭后追问,堂哥支支吾吾的岔开话题,就是不给后两联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功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