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两百三十二章 奇兵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    第两百三十二章 奇兵 (第1/3页)

    “轰!轰!轰!”

    火炮和弩箭在双方的阵营中不断炸开,炮弹爆炸产生的冲击波,碎铁片,对普通士卒而言是致命的。

    比拼大型杀伤武器,大奉军队几乎以碾压的姿态血洗着康国的军队,这是大奉称雄九州的依仗之一,纵使巫神教这些年暗中侵占了数量庞大的火炮和床弩,但缺乏术士的维护,法器的性能、炮弹的威力,都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更何况,法器在不停的更新换代,旧武器与新武器的性能相比起来有巨大的差异。

    南宫倩柔率领着重骑兵,脱离了大本营,避开火炮和车弩的射击范围,从康国军队右侧展开冲锋。

    康国军队很快意识到这支重骑兵的靠近,火炮和床弩保持不变,与大奉军队火力交锋,弓箭手和火铳手纷纷射击。

    攻击这支人数破万的重骑兵。。。

    几轮发射后,弓箭手和火铳手果断后撤,这时,康国军队里,一群手持陌刀的骑兵冲了出来,三千人。

    陌刀兴起于大周初期,重大八十余斤,精铁铸就,非头等健卒不得手持,当年没有术士的大周,靠着两万陌刀军,纵横无敌。

    每一位陌刀手都是炼精境巅峰,挥舞陌刀轻而易举,陌刀之下,人马俱碎,专克重骑兵。

    大周是真正的以武立国,武道最辉煌的朝代。

    大周中后期,国力衰弱,陌刀军的威名江河日下,到了大奉,因为士卒的武道素养有限,因此陌刀军便退出历史舞台。

    但陌刀军在东北却一直保存下来,流传至今。概因巫神教的巫师,可以激发士兵的潜能,增强气血,达到短期内战力飙升的效果。

    陌刀军的门槛因此降低不少。

    三千陌刀军,朝着大奉一万重骑发起冲锋,丝毫不惧,反而热血激昂。

    一刀之下,人马俱碎,专破重骑。

    南宫倩柔娇艳的脸庞,浮现出一抹狰狞,九州只知骑兵以蛮族为尊,山海关战役后,再以靖国为尊。

    大奉骑兵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真的是这样?

    大奉骑兵之所以稀少,只因缺少优良战马,以及适合养马的牧场。

    数量稀少,不代表弱,这二十年间,魏渊总结了山海关战役中十余次小败战的原因,只因骑兵劣势严重。

    大奉没有骁勇百战的陌刀军,士卒的战力修为无法与大周辉煌时期相提并论,如何在原有的基础上增强重骑兵的威力?

    魏渊的决策是:装备!

    大奉没有巫师,能激发士卒潜能,提升战力。也没有大周那样的健卒。

    但是,大奉有司天监,有术士。

    很少有人知道,魏渊二十年间,频繁出入观星楼的原因。但这一战之后,魏渊二十年来,倾尽心力、财力,打造的一万套重骑兵铠甲,将在这场战役中,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    大奉早已弃用的陌刀军,不过是历史尘埃掩盖下的老物件!

    一万重骑悍然杀穿陌刀军,人仰马翻。

    南宫倩柔一马当先,褐色的瞳孔被血红代替,一根根青筋在脸庞暴突,他变的不像是人,更像是失去理智的野兽。

    不管是康国大军,还是另一头的大奉军队,目睹这一幕,众多将领眉头直跳。

    之前的攻城拔寨中,重骑兵其实始终没有用武之地,因此,就连自己人都不清楚这批重骑兵的真实战力。

    除了魏渊和南宫倩柔。

    这时,康国军队中,响起宏大的,缥缈的吟唱声,层层叠叠,叫人听不清具体内容。

    整个战场灵性滋生,刚刚死去,鲜血未凉的陌刀军,又爬了起来,他们有的失去头颅,有的失去手臂,有的胸膛被捅穿,但他们真切的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重新加入战场。

    对于巫师来说,只要尸体没有四分五裂,没有被焚烧成灰烬,那就是取之不尽的兵源。

    “嗷呜..........”

    连绵不绝的咆哮声从遥远高处传来,一只只巨大的飞兽振翅滑翔,掠过大奉军队上空,投下石块、火油等物品。

    炎都的城门打开,炎国的军队蜂拥杀出,试图与康国军队两面夹击。

    “举盾!”

    军方新秀人物,一万两千名禁军首领陈婴,有条不紊的下达命令:“一六八队火炮调转,二四队弩手调转,冲锋营随我冲锋........”

    他一边高喊,一边通过挥舞小旗,将命令传达出去。

    步兵们举盾抵挡空中的攻击,部分火炮和车弩调转方向,朝杀出城的炎国军队开火。

    在火炮轰鸣中,陈婴率领五千轻骑,一万步兵,气势汹汹的奔出,迎向炎过军队。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战争从白天打到黑夜,炎国军队丢下八千多尸体,撤回了城池。康国军队同样损失惨重,撤军三十里。

    大奉军队陷入了极其窘迫的困境,造成这种困境的原因有三点。

    一:战事方面的失利。

    炎都易守难攻,比已经征服的七座城市更加难啃,加之炎都高手如云,兵力雄厚,有一位三品巫师坐镇,想短期内打下来,难如登天。

    加上康国军队的儿驰援,再想攻城,已经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二:补给线被切断。

    没有了补给线,大奉军队就相当于没有地基的阁楼,坍塌只是时间问题。这把插入炎国腹部的尖刀,已经被磨平了锋芒。

    篝火熊熊,军帐内。

    以陈婴为首的青壮派,以及南宫倩柔为首的魏渊派,齐聚一堂。

    陈婴站在沙盘前,指点江山:

    “康国和炎国的策略一目了然,把我们堵在炎都之下,直到弹尽粮绝,或四散溃逃,然后他们分而食之。我们粮草快没了,到后天,就得杀马食肉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