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卷一 大城小事 第3章 范无常的小心思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    卷一 大城小事 第3章 范无常的小心思 (第1/3页)

    在赵拦江的强势以及范无常的妥协下,众人在范家住了下来。

    当然,萧金衍并没有真的住进范无常房间,而是在西边厢房又找了一个单间,住了进去。

    入夜后,萧金衍侧卧在床上,他右手捏了一个剑诀,很快进入清灵的状态,去捕捉天地之间的某种弦动,这是他十几年来养成的习惯。在李惊鸿失踪后,萧金衍曾经发誓,再也不卷入江湖之争中,这次李倾城、赵拦江来找他帮忙抢夺《武经》,让他有些矛盾。

    这也不怪他们,天下习武之人,除了萧金衍这种无欲无求之人,哪个不会对陆玄机的《武经》垂涎三尺?

    九州十八路,龙门十二品。

    二十品像下,十九守剑人。

    五百年前,书剑山凭空出世,亘立于大陆之南,留下了各种各样的传说。

    人们一直对书剑山心存敬畏,谣传说,书剑山中,有神仙居住其中,寻觅天下有缘人学习仙法。三百年前,守护天下气运的书剑山,曾是江湖中的一个信仰,三教圣地,九派归源。书剑山中又二十座石像,又称龙门二十品,镇守着天下气运,二十座品像之下,又各有一名守剑人。

    如此神秘之处,却最终毁在了一个叛徒手中。

    这个人,便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剑道天才陆玄机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陆玄机为何叛逃书剑山,但江湖人却知道,十九名守剑人是江湖上最优秀的剑道高手,联手追杀陆玄机,却被陆玄机反杀于青鸾峰上,十一死,八重伤。

    陆玄机是个魔头,是个叛徒,却是难得一见的天才。

    《武经》之所以有名,是因为陆玄机曾说过一段话,这段话后来为《晓生江湖》转载,从此奠定了整个天下武学的境界层级理论基础。

    “天下武学境界,分为二道、三境、九品。道有先天后天,境有通象、知玄、闻境,品则由一至九。其中道为本,决定了习武者的上限,境为体,决定习武之人的下限,品为末,决定了习武者的能力。余纵观江湖,除《武经》之外,再无先天通象九品之道。“

    在陆玄机之前,江湖上的武学境界划分为九品制,按照内力、招式,将武学分层级分为了九品,这样划分,虽然简单明了,却并不怎么准确,如一个借酒壮胆的文弱书生,可用手中匕首偷袭刺死一个三品武夫,这简单的九品论,就解释不清楚。

    陆玄机的《武经》却将武学对阵分为了道、术、法、势、器五个要素,在比武之中,这五个因素都至关重要。书生喝酒为势,手中匕首乃器,偷袭为法,若干因素综合运用,才出现了书生杀死武夫的结果。

    可以说,《武经》的出现,天下江湖仿佛打开了一扇新大门,向世人呈现了一个崭新的武学理论。陆玄机著成《武经》之后,便人间蒸发,消失不见。《武经》的下落,也成了一个谜。

    陆玄机狂妄自大,欺师灭祖,却又武功盖世。当时的江湖,人人都唾弃陆玄机,人人却都想得到他的武学精髓。所以,当天机阁传出《武经》重现世间之时,整个江湖都沸腾了。

    萧金衍却是例外。

    他对《武经》并无兴趣,他当过武林盟主,可是那是因为他有钱,江湖上并没有听说他与人动过手,却没有人能敢轻视他,因为《晓生江湖》曾经把萧金衍排在了天地人三才榜中人榜第五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这曾给萧金衍带来了无数麻烦,来挑战者不计其数,萧金衍选择避战,后来无奈之下,萧金衍只得说,这次排名是自己给了《晓生江湖》三万两人情之后,情况才有所好转。

    无论是萧金衍、还是李倾城,对这种排行榜并不感冒,甚至嗤之以鼻。别的不说,光明神教的八大邪王,并没有登上三榜,当第一期榜出来后,八大邪王中的“无法无天”吴法天,一月之间,将人榜前十的高手宰了五个,自此光明神教名声大振,成为魔教三大门之中风头最盛的宗派。

    正在入定之际,萧金衍忽然醒了过来,他闻到了香味。他脑海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是,有人在偷吃!

    夜深人静,竟有人做出如此不厚道的事!究竟是人性的扭曲,还是道德的沦丧?

    萧金衍决不能忍!

    萧金衍蹑足潜行,循着香味找了过去,看到了范无常躲在一个角落里,津津有味的偷吃一块烤红薯。萧金衍悄无声息来到了范无常身后,范无常一边吃,口中还嘟囔,“哼哼,这群无赖,竟然赖在我家,幸亏我还还留了一手。”

    萧金衍猛然一拍范无常肩膀,吓得范无常一哆嗦,一口红薯没咽下去,差点没背过气去。手中一滑,烤红薯就要落在地上,萧金衍随手一伸,将之抄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萧金衍笑道,“范老板,有好东西不拿出来分享,自己躲着偷吃,这是被窝里放屁,独吞啊!”范无常被惊到,一口气没上来,一个劲儿打嗝,指着萧金衍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萧金衍说,“独乐乐不如众乐乐。”正要去咬,却闻到这半块烤红薯有股酸味传来。

    范无常打着嗝,道:“这是……呃……半月前买的,我一直没舍得吃,这不还……呃……剩最后一点了,再不吃就浪费了。你要吃,你就呃呃……”

    萧金衍将烤红薯还给他,“对不住哈,我真是错怪你了。”

    范无常一脸委屈,问萧金衍,“你的那些朋友,准备住多久啊,我这里庙小,装不下你们这群大佛,要不你们另投明处?”萧金衍同情道:“我能理解你,我也希望他们赶紧走,他们一来,连我都受到连累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萧金衍偷偷凑了过去,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第二天,范无常来到了苏州六扇门衙门,说要找苏大捕头。苏正元一听有人来求他办事,来人又是城中最有钱的两个财主之一,心中一喜,暗忖捞钱的机会来了,一脸亲切的将范无常迎了进来,又吩咐下人泡了一壶好茶。

    范无常说明来意,说有几个江湖中人非法闯入自己家中,恳请苏大捕头为民除害,将他们赶出去。

    苏正元皱了皱眉,怎么又是这几个人,我还正想收拾他们呢,不过一码归一码,于是道:“这件事非常恶劣,现在朝廷正在扫黑除恶,借这个机会,我们正好给他们定个罪名!”

    范无常说,“您真是苏州城的青天大老爷!”

    苏正元说,“诶……,咱们苏州城只有一个青天大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